新华网 >> 日本频道
历史轮回的昭示 正义必胜的见证——从炮轰沈阳到沈阳审判
 
2015年09月18日 13:11:12 | 责任编辑: 张一 | 来源: 新华网日本频道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1)历史轮回的昭示 正义必胜的见证——从炮轰沈阳到沈阳审判

    “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举行的勿忘九一八撞钟鸣警仪式现场(9月18日摄)。新华社记者潘昱龙摄

    新华网沈阳9月18日电 题:历史轮回的昭示 正义必胜的见证——从炮轰沈阳到沈阳审判

    新华社记者

    9月18日,9时18分,沈阳全城再次拉响防空警报。从1995年开始,沈阳每年都会在这一天,以这样的方式警醒人们不要忘记,这是国难降临的日子。

    84年前,日本关东军炮轰沈阳东北军驻地北大营,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点燃了长达14年侵华战争的第一把战火。

    59年前,新中国成立特别军事法庭,在沈阳开庭审理36名日本战犯,这是最后一次对二战战犯罪行的法律清算。

    同一座城市,经历了民族的屈辱与胜利,见证了敌人从疯狂到灭亡。历史以这样的轮回烛照未来:正义不可战胜,人民不可战胜!

    苦难的原点,奋争的起点,14年抗战从“九一八”之夜燃起烽火

    沈阳市大东区柳林街,两栋半青砖黑皮瓦、白洋灰砌缝的平房毫不起眼。居住在这儿的人们生活平和而安静,对北大营所承载的历史了解并不多。

    距离北大营直线距离不足1公里,就是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当年日本为庆贺胜利建起的战绩碑早被推倒在地,成为供人参观的一件侵略铁证。

    在历史的天空下,站在北大营旧址,烽火往事穿越岁月而来。

    1931年9月18日夜10时20分许,日本关东军炸毁沈阳北郊柳条湖附近南满铁路的一段路轨,反诬是中国军队所  为,随即炮袭东北军驻地北大营,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爆发。

    “到了夜里十一点钟左右,北大营四面枪声炮声更密,有如稀粥开锅一样。”时任东北军第七旅参谋长的赵镇藩回忆说,士兵们并不知道国民党政府下了可耻的不抵抗命令,一边反击一边相互询问:兄弟部队怎么不来增援?我们的飞机怎么不起飞参战?

    由于不抵抗政策,北大营一夜陷落,几十架飞机一架都没有起飞全部被日军劫掠,东北全境不到四个月就沦陷了。

    国耻如斯,国难降临。“九一八事变”掀开了近代中国最黑暗的一页。但炮声也惊醒了沉睡的中国,“将侵略者赶出中国去”逐渐成为时代的最强音。

    反抗从“九一八”之夜就开始了。

    时任北大营驻军620团团长王铁汉在回忆录中写道:敌人向本营房进攻时,我决心还击……毙伤敌人40余名。就在敌人攻击顿挫之际,忍痛撤出。

    沈阳民间收藏家詹洪阁保存着两份珍贵的照片资料:一份是在事变中牺牲的张学良卫队旅连长张占元的照片;一份是事变中被打死的日军士兵新国六三的墓碑照片。

    中国近现代史料学会副会长王建学说,在北大营突围战中,被击毙的日本侵略者至少包括陆军步兵伍长新国六三,以及陆军上等兵增子正男。从新发现的照片看,“九一八”之夜并非没有抵抗。

    在北大营响起的还击枪声,正是中国人民不屈抗战的先声。

    救国军、自卫军、大刀会……多少东北儿女,毁家纾难,组成了一支支抗日义勇军,鼎盛时达30多万人,他们以血肉之躯筑起了新的长城。

    毅然担起东北抗战领导者重任的中国共产党,在危急关头组织了10余支抗日游击队,进而发展为“东北抗日联军”,成为这片土地上抗战的中坚力量。

    今年9月3日,天安门广场举行隆重阅兵仪式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当从电视里看到东北抗联英模部队方队接受检阅时,95岁的抗联老战士周淑玲激动地说:“抗联是一个英雄番号!”

    在抗联,被敌人悬赏“一两黄金一两肉”的赵尚志、宁死不屈给儿子写下诀别书的赵一曼……他们为了民族的自由与独立义无反顾。

    “从1936年统一建制起至抗战胜利,东北抗联牺牲军级以上将领33人。”辽宁社会科学院东北沦陷史研究中心主任张洁说,东北抗联是中国共产党创建最早、坚持抗战时间最长、条件最为艰苦的一支人民抗日军队。

    宁做战死鬼,不做亡国奴。从白山黑水最先燃起的抗日烽火,席卷中国大地,激发了人民不屈的抗战力量,淬炼出伟大的抗战精神。

    历史的轮回、正义的胜利,中国人民对日本战犯的最后一次审判永载史册

    沈阳市皇姑区黑龙江街77号,八根红色立柱,雕花仿古廊檐,一幢中式小楼古朴庄重。楼前横匾上刻着“中国(沈阳)审判日本战犯特别军事法庭旧址陈列馆”。

    这里距离当年的北大营,只有7公里。

    置身法庭审判席前,仿佛可以看到昔日一个个曾经在中国大地上不可一世的战犯,耷拉着头颅,悔罪不迭。

    1956年6月9日8时30分,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在沈阳首次开庭,对日本前陆军117师团中将师团长铃木启久等8名主要战犯进行审判。7月1日至20日,对武部六藏(伪满洲国国务院总务长官)等28名伪满战犯进行审判。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在中国自己的土地上,由中国人担任审判官,独立地审判外国侵略者。

    90岁的郭春来是沈阳审判的公诉人之一,如今就住在法庭旧址边上的小区里。

    “扬眉吐气啊,”郭春来一提起1956年对日本战犯的审判,格外精神,“在如山铁证面前,那些日本战犯一个个低头认罪,甚至跪倒在地,祈求法官判处他们死刑。”

    杀害东北抗联著名将领赵尚志的战犯田井久二郎就站在被告席上。

    “(杀害赵尚志将军后)我从三江省省长那里,领到了‘表彰状’,从‘满洲国’领到了‘勋六位景云章’,”田井久二郎在法庭上说,“我真正是个日本鬼子……现在我要重新做一个真正的人,向中国人民诚恳谢罪。”

    侵华日军59师团中将师团长藤田茂曾让部队刺杀俘虏“练胆”,被残杀的中国被俘士兵有100多人。

    他在法庭上忏悔说:“我的罪行是极其严重的,认罪是一辈子的事情,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将牢牢记住被害者们诉自心里的话。……侵略战争,绝对不能允许再度发生,也不能让后一代人再走这一条错误的道路。”

    整个审判过程严格遵循法律规定、原则和程序,重证据、重事实。

    例如,对28名伪满战犯的犯罪事实,法庭就审查了被害人及其家属的控诉书642件,证人的书证407件,有关档案、书刊等物证315件,有48人出庭作证。

    郭春来说,对于这些受审战犯,每一项犯罪事实必须有五个方面共同佐证。一是审讯笔录,二是战犯的罪行交待材料,三是经过确认的证人材料,四是档案材料,五是同案犯的检举揭发。

    这五个方面缺一不可,就是要让这些受审战犯的罪行板上钉钉,记入历史。

    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副馆长刘长江说,这次审判创造了世界审判法西斯战犯的纪录:每一个日本战犯都认罪服法,甚至跪倒在地请求严惩自己。这是所有审判法庭上绝无仅有的。

    “日本14年侵华战争的第一枪打响在沈阳,最后又是在沈阳接受最后一次审判。”张洁说,“这正应了中国那句古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如今,在法庭旧址陈列馆里,大屏幕不间断播放着当年审判日本战犯的原始录像。这份珍贵的影像资料与这幢小楼一样,成为永久的历史见证。

   1 2 3   

                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分享到 :
分享 新华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空间
人人网
分享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更多图片
在日中小新兴公司就业
在日中小新兴公司就业
国家地理征募封面摄影
国家地理征募封面摄影
最受欢迎的酒店品牌
最受欢迎的酒店品牌
日民众躺尸抗议安保法
日民众躺尸抗议安保法
日渔民捕到巨型狼鱼
日渔民捕到巨型狼鱼
日民众躺尸抗议安保法
日民众躺尸抗议安保法
日渔民捕到巨型狼鱼
日渔民捕到巨型狼鱼
日咖啡厅提供新服务
日咖啡厅提供新服务
外国网友晒奇葩双语菜单 烤麸译成烤丈夫(组图)
外国网友晒奇葩双语菜单 烤麸译成烤丈夫(组图)
NASA发布冥王星近景图 凹坑与冰川清晰可见
NASA发布冥王星近景图 凹坑与冰川清晰可见
01002003035000000000000001110044134637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