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安倍经济学”给日本带来了什么

2016年07月25日 06:15:46 来源: 新华网
评论

    新华网北京7月25日电 原题:“安倍经济学”与日本经济结构转型

    作者 南开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副教授 张玉来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学刊》供本网特稿

    南开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副教授张玉来在《日本学刊》2016年第3期发表《“安倍经济学”与日本经济结构转型》(全文约1.7万字)。

    2016年,“安倍经济学”步入第四年,当初提出的很多目标不仅没有实现,甚至还遥不可及。例如“两年内实现CPI上涨2%”,年均GDP名义增长3%、实际增长2%的目标等。日本民众对于安倍经济改革的评价也不断走低,如《日本经济新闻》在2016年2月底的舆论调查显示,肯定“安倍经济学”的占比仅为31%,远不及否定者所占的50%。那么,“安倍经济学”对日本经济到底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日本经济未来又将面临哪些风险?

    2012年第二次组阁的安倍晋三大胆地改弦易辙,推出了一系列经济政策和改革,被统称为“安倍经济学”。

    “安倍经济学”试图通过宽松金融、适度财政刺激和结构改革等所谓“三支箭”的政策组合,让日本经济摆脱长期以来的通货紧缩、重新回归增长之路。2015年9月,“安倍经济学”宣称步入第二阶段,安倍内阁特别将人口增长和完善社保等纳入改革重点。但如今的日本经济,仍难言已彻底摆脱通缩状态。并且在实际推进与实施这一经济改革过程中,由于财政政策和增长战略两项改革的力度不足,导致此次经济改革的结构失衡,造成“央行独舞”的尴尬局面,日本经济并未出现全面转好的迹象。

    创造和稳定日元贬值环境,是日本银行非常重要的政策目标。第二届安倍内阁成立前的2012年11月,日元汇率曾攀升至历史最高的1美元兑70日元。在安倍誓言将努力让日本彻底摆脱长期通缩之后,日元便迅速步入贬值通道。日元迅速贬值,极大推升了日本出口企业的盈利。作为日本出口支柱的汽车产业,2014年度,除大发之外的七大汽车厂商的营业利润合计增长了5828亿日元。而且,出口汽车数量越多、出口比例越高的企业,受日元贬值的正面影响越大。比如,丰田营业利润增加部分有六成来自汇率作用。

    但事实上日本银行的政策效果正在不断衰减。迄今为止,日本银行的金融宽松政策已实施了四轮,包括在2016年1月,日本央行出人意料地宣布引入“负利率”政策,印证了其政策手段的枯竭。

    财政刺激是“安倍经济学”“三支箭”中最薄弱的环节,其原因在于日本政府的财政状况早就陷入了捉襟见肘的窘境。决算数据证明了这一点,2013年度和2014年度的决算分别为100.2万亿日元和98.8万亿日元,均不及2011年度的水平。

    除了财政实际支出没有增长之外,另一个原因就是预算执行效率问题。如何更高效地执行预算,已被安倍内阁作为财政政策领域的重要着眼点。但自东日本大地震之后,日本政府的预算执行力就大打折扣,如2011年度决算后出现了9.3万亿日元剩余金,2012年度更高达10.7万亿日元,安倍执政后有所减少,但仍然超过5万亿日元规模。预算只有落实到位,才可以发挥刺激经济的效果。

    简而言之,日本经济结构转型正在发生显著变化,虽然这种转型并非始自第二届安倍内阁,但很显然“安倍经济学”发挥了推动作用。那么,未来日本经济还将面临哪些风险呢?

    首先,困扰日本经济的核心问题是财政如何重建,而其根源又是少子老龄化问题。这既是日本潜在经济增长率不断下降的主因,也是今后发展的最大风险。而且,日趋严重的少子老龄化趋势,对以消费增税实现财政重建的计划形成严峻考验,因为即便今后日本GDP每年名义增长3%,消费税率为10%,税收的增长速度也赶不上社会保障支出,预计到2020年二者缺口仍达10万亿日元。因此,日本必须在社会保障领域实施彻底改革,如调整养老金支付方式与额度等,若延续传统的“寅吃卯粮”方式,日本政府的财政重建梦终将破碎。

    其次,结构失衡问题也是威胁改革成功的关键。以通货再膨胀理论为基础的“安倍经济学”的改革药方,与长期通缩的日本经济显然是“对症”的。但是,本应三驾马车并驾齐驱的改革框架,却表现出“央行独舞”的显著特征。三年多来,“安倍经济学”的改革成果主要依靠日本银行推行的“双宽松政策”,通过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资金,带来日元贬值和股价上涨。这种“金融独行”势必遭遇政策效果的“天花板”,2016年1月黑田被迫亮出“负利率”政策措施就是明证。如今,日本版QQE(量化质化宽松)的负面作用已经开始发酵,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国债等金融产品的功能正在丧失,“双宽松”面临“出口”难题,财政危机风险不断加大。因此,日本政府急需对这种失衡的改革框架进行调整,真正实现三驾马车并驾齐驱。

    再次,改革后续政策如何“落地”也是问题。仅就安倍内阁推出的新“三支箭”而言,剑指儿童培养与老人护理,显然在大方向上是正确的,因为少子老龄化正是日本经济的“病因”所在。但是,这一华丽抢眼的目标却面对着极其严峻的现实。如何制定行之有效的改革举措,将是对“安倍经济学”后续政策的严峻考验。劳动生产率的下降更是“安倍经济学”必须克服的难题。日本必须实施规制缓和、税制改革等结构改革,实现更有效的资源配置,进而提高生产效率,推进技术创新,从而实现潜在经济增长率的提高,这是日本摆脱通缩的最佳途径。日本还需要大幅改善国内投资环境,推动严重滞后的对内直接投资,促使日本企业扩大国内设备投资,避免产业空心化。

    最后,外部风险也是日本经济必须面对的。在经济全球化不断深入的今天,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摆脱世界经济的影响,日本更是如此。油价波动、经济危机,甚至是一场政治波动,全球市场的任何风吹草动,恐怕都会影响到日本经济。2015年以来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减速也威胁着日本经济,以邻为壑的措施可谓日本经济政策的大忌。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学刊》供新华网日本频道特稿,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及出处为“新华网日本频道”。)

安倍面临“修宪陷阱” 要修宪困难重重

日本的出租车模式,为何不怕滴滴Uber?

美日“绑菲上车”盘算难以成局

【纠错】 [责任编辑: 沈冰洁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3035000000000000001110000135529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