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践行货币政策创新 日本宽松货币政策转为持久战

2016年12月29日 13:40:53 来源: 新华网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 刘瑞

    2016年1月,日本央行推出的负利率政策使长期国债收益率转为负值,收益率曲线平坦,金融机构盈利空间收窄,金融体系风险加剧。在对量化、质化宽松政策进行全面评估及检验基础上,日本央行于同年9月再次大胆尝试,推出以长、短期利率为操作目标的量化、质化宽松货币政策,在继续维持负利率政策的同时调控长期国债利率,此举使作用于总需求的短期非传统宽松货币政策演变为一场持久战。

    从QQE到QQEN

    作为“安倍经济学”的“第一支箭”,日本央行经过多轮大幅调整,不断进行政策创新。

    2013年1月,日本政府与日本央行发表共同声明,首次采取通货膨胀目标制。4月,日本央行新任总裁黑田东彦引入激进的“量化、质化宽松货币政策”(Quantitative and Qualitative Monetary Easing,QQE),之后多次扩大量化、质化宽松规模。2016年1月,日本央行实施日本金融史上首次“负利率下量化、质化宽松货币政策”(QQE with a Negative Interest Rate,QQEN),7月进一步通过扩大购买上市交易基金(ETF)规模,加大政策宽松力度。2016年9月,日本央行又一次出台新举措,将货币政策操作目标从“量”回归到“利率”,即同时调控长、短期利率,以尽快实现2%的通胀目标。

    负利率政策存在潜在风险

    QQEN政策出台后,各种期限利率下行,大企业开始增发中长期公司债,个人房贷有所增加,也暂时出现股价上涨、日元贬值的现象。但与此同时,负利率潜在风险逐步显性化。

    首先,QQEN实施后,所有期限国债收益率均呈下降趋势,10年期国债利率从0.3%降为负值。但是,宽松政策并未形成改善通缩心理的积极效果。

    其次,由于海外经济存在不确定性,加之发达国家均处于低利率环境,日美长期国债利差缩小,负利率对抑制汇率升值作用有限。2016年1月末1美元兑换118日元,同年5月末升至109日元。2016年6月英国公投脱欧后,日元作为避险资产大幅升值,美元兑日元汇率一度突破100日元。

    负利率带来的最大风险在于金融机构盈利空间严重收缩。如银行业资金运营主要依靠短借长贷,利差收入占很大比重。受负利率政策影响,短期、长期利率均大幅下降,收益率曲线趋于平坦。由于存贷款利率保持极低水平,存贷利差缩小,日本5大银行集团2016年第二季度最终收益仅为5859亿日元,比上年同期减少27%,2014年以来时隔两年收益减少。银行收益的核心即资金收益共计1.17万亿日元,同比减少16%。

    日本央行在盘点金融体系风险时也表示关注,金融机构收益降低伴随潜在的金融体系脆弱性。一方面,风险累积可能形成资产价格泡沫,影响金融体系稳定;另一方面,若收益减少现象长期化,金融机构损失增加,金融中介功能将弱化甚至停滞。

    QQEN政策的最新进展

    2016年9月,日本央行推出强化宽松货币政策新工具,即以长、短期利率为操作目标的量化、质化宽松政策。

    日本央行此次金融创新目标在于调控长期利率。在此次货币政策调整中,日本央行对长期国债购买数量极限有所考虑,因此改变每年80万亿日元的国债购买数量,通过调控长期国债利率调整国债购买规模,显示出一定的政策弹性。在这项制度下,日本央行可以无限期购买国债,其目的在于提高政策可持续性,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收缩,从根本上说是将货币政策从短期需求政策引入长期持久战。

    从此次政策框架看,日本央行力图通过宽松货币政策和扩张财政政策协同效应实现经济可持续增长。但是,由于经济、金融形势存在不确定性,如何平衡财政重建目标与缩小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的时机,为经济增长战略赢得时间,将是日本央行面临的政策难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学刊》供新华网日本频道特稿,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及出处为“新华网日本频道”。)

 

日本制造业退化内因多

零花钱变少 日本三成五男人带盒饭上班

【纠错】 [责任编辑: 张一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30350000000000000011100441294251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