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日本:性教育不只靠学校

2017年03月20日 11:24:45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3月20日电 2013年,日本某电视台播出了一部时长48分钟、有关性教育思辨的视频。视频最初,是大人给孩子们讲述“我们从哪里来”。

  首先向孩子们展示了一组“错误”的漫画。

  从河里捞上来的、土里拔出来的,类似的说辞我们也没少听过,台下的孩子们虽然年纪不大,但也知道这种说法离谱,发出吃吃的笑声。

  随后,视频里进行了正确的讲解。看到这样直白的画面,一些孩子面露羞涩,但更多是充满好奇的眼神。

  大人们通过手绘图片或者手工制作的道具,向孩子们讲解了男女的不同构造、精子卵子的邂逅、生命的诞生与成长等等,十分形象生动。

  孩子们因此对生命的神圣、诞生与成长的艰辛和喜悦也有了更直观了解。

  可能有人会感慨,日本的性教育做得太生动、前卫了。然而,这并不是事实的全部真相。

  视频中讲课的大人,并非是老师,而是普通日本妈妈自发组织起来的小团体。她们自己绘制图片、制作道具、和学校交涉,才有了这样一堂堂生动的课程。

  在中国人的概念里,性教育更多是学校的责任,家长们为何要积极介入其中呢?

  其实,视频的一开始就说明了,“关于此节目中的性教育知识,包含了中(初中)小学教科书以外的超纲内容”。就是说,这些内容,通过学校的性教育是无法完全得到的。

  虽然日本一贯被认为是一个性文化较为开放的国家,对青少年性教育也很重视,但是对于性教育的教科书,日本人的态度却显得有些暧昧和复杂。对于该把性这个事情说到怎样具体程度,在日本争议是相当大的。

  毕竟还是受到东方文化含蓄传统的影响,像欧美一些国家那样,直白地向儿童说明,很多日本人自己也接受不了。

  2002年,日本母子卫生研究会曾编写出版一本针对中小学学生的性教育教科书:《青春期的爱与身体之书》。

  由于书中详细讲述了避开性侵犯和性虐待的方法,该书在发放一个月后即遭数名众议院女议员的抗议,引起国会激烈讨论,最终被认为传播“过激的性教育”而成为绝版。

  2005年3月4日,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公开批评了当时的小学三年级性教育教科书,认为其过于赤裸裸地展现了男女的性行为,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

  一些国会议员更进一步认为教科书不应用图解的方式讲述性知识。

  因此,日本文部省在“新学习指导要领”里明文规定,中(初中)小学保健课性教育“不涉及受精之前的内容”。孩子们要了解这些,只能通过家庭或者教科书之外内容的学习。

  所以这些家长和一些教育团体,选择用这种方式弥补学校性教育的一些不足。

  而且,日本的教育者们普遍认为,在儿童开始逐步步入青春期的小学高年级阶段,性教育最好能由家长协助一起完成。

  换言之,在小学阶段,性教育的接受对象不仅仅是孩子,还有孩子的父母。因为父母们也有必要学习如何坦然地跟孩子谈“性”。

  很多日本家长,虽然也未必会系统科学地向孩子传授性知识,但是态度还是相当坦然,不会“谈性色变”。

  比如,亲子沐浴在日本很常见,很多动画片里也有全家人一起洗澡的场景。

  直到小学三四年级,还跟异性父母一起洗浴在日本也不罕见。可以说,很多日本儿童,都是通过这种方式最早建立起性别意识,了解到自己与异性身体构造的不同。

  而且,由于日本家庭通常都有不止一个小孩,母亲再次怀孕分娩,也是大一点的小朋友了解身体变化和性知识自然而然的机会。

  按照国际上对“全面的、有效的性教育”的定义,性教育的内涵应该包括:性与生殖健康、性别、性行为、情感与关系、价值观念、社交技能、人权等多个方面。

  仅仅知道怀孕分娩是怎么回事,绝非是性教育的全部。当对异性开始感兴趣后,怎样学会尊重与保护自己和他人,了解其中包含的责任与义务,都是深厚而复杂的学问。

  这些,都需要学校、社会和家长共同努力。

  (记者朱超、沈颖(实习),编辑周檬、金悦磊,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

【纠错】 [责任编辑: 钟玉岚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30350000000000000011154711295134821